当前位置:首页 >劳模工匠
劳模工匠

新中国新型工人的先进代表——

我的父亲柴乃萍
来源: 劳动时报 作者:柴晓民 日期:2018-06-11浏览量:16523

我的父亲柴乃萍1929年11月10日(农历十月初十)生于南京一个普通工人家庭,50年代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及中国共产党。幼时家境贫寒,兄妹7人靠祖父母帮人打杂和桨洗度日。1942年,年仅13岁的父亲就放弃只读了两年的私塾,到汽车行随车当学徒。因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得到师傅们手把手的传授,修车技术日渐精湛,尚未满师的“娃娃”,就能靠耳朵判断出汽车的常见毛病,并能迅速处理,很快便成为一名优秀的汽车修理工。在之后的几年里,更是活跃在解放初期社会主义建设百废待兴且繁忙的川黔公路上,迅速成为一名贵州省公认的“土专家”。
     1949年11月贵阳解放,父亲在新中国建立后的第一个建设高潮中进入位于贵阳市和尚坡“原国民党交通部第十三汽车修理所”(即后来的贵州汽车制造厂),做了一名钳工。1951年调入新组建的位于贵阳市三桥的交通机械修配厂工作(后更名一汽贵州汽车配件厂、华工集团)。
     那时候的父亲忘我地学习和工作,车、钳、铇、铣、镗、磨、锻等8个工种样样精通,车、钳、刨三个主要工种考核达到八级,成为新中国新型工人的传奇。先后获得“先进标兵式人物”、“贵州省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成长为贵州汽车配件厂高级技师、技术员,并步入大车间主任领导岗位。70年代末,经贵州省交通厅考核评定后批准,授予父亲高级工程师职称,由厂长陈启颁证,并授予他终生制员工。
     1999年已年满70岁的父亲, 因企业的种种原因,离开了他终身热爱的汽车制造业,但仍时时处处关心着企业的发展和建设,直到2003年11月2日病逝,享年74岁,葬于贵州省贵阳市海天园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缅怀园。
     父亲一生有着丰富的阅历——
     五十年代初参加贵州省第三期工人骨干训练班。
     1955年出席贵州省第二次劳动模范表彰大会,并作为贵州省劳模代表赴京参会,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毛泽东的接见,获得贵州省人民政府颁发的劳模奖章和证书各一件。1955年获得贵州省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表彰,荣获奖章一枚。1956年获贵州省人民委员会颁发的“贵州省劳动模范”奖状。
     1956年出席全国第一次职工科学技术普及工作积极分子大会;1956年4月10日出席贵阳市民主青年联合会组织的“贵阳市第二届青年代表大会”及“贵州省第一届青年代表大会”。
     1978年出席全国科学大会,并获得徽章一枚。
     1982年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工程师证书。
     1991年获得贵阳市人民政府颁发的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证书一份。
  父亲从50年代初开始,多次荣获国家、省、市科技进步奖和技术革新奖,从高级技工、技师、车间主任、技术员、工程师、副总工程师等一步步走入领导岗位,为我省乃至全国汽车工业做出了积极贡献。1960年3月29日被贵州省交通厅考核评定任命为机械工程师,成为当时苏联专家撤走后贵州省为数不多仅有的几名“工人工程师”之一,活跃在我国汽车生产配套第一线。在1960年我国自然灾害食物严重匮乏期间,享受着国家总理周恩来为一线科技人员亲批的“特殊待遇”。
  父亲的老同事曾给我们讲述过一件令人记忆深刻的事情,那就是在1956年,父亲在原贵州汽车配件厂率先发起并成立一个技术研习小组,带领工友们搞技术革新,自主创新,当时这件事在全国尚属首创,引起了团中央、贵州省团委的高度重视,团中央还专门派出人员总结经验,在省市及国家报刊上发报道,介绍其经验,组织各行各业及学生向他学习。当时我国的汽车主要是进口的道奇车,零件坏了无法修复,尤其是发动机凸轮轴、后桥用的螺旋伞齿轮等没有零件更换。螺旋伞齿轮必须依靠国外专用设备才能制造,但当时能够制造这种专用设备的国家对中国实行封锁、禁运,国内的机床厂也没有这种专用制造设备。父亲利用一台普通立式铣床进行反复研究,自己设计了工装,最后终于成功,彻底改变了过去用旧零件补焊、打磨修复的修修补补的方法,还用自制的刀具完成了汽车方向机蜗轮轴加工的技术革新,在车床上加工方向机蜗杆,成功地完成了球形面蜗杆的加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当时贵州不能制造该零件的落后状况。“刀具班”后来一直成为原一汽贵州汽车配件厂值得骄傲的一个小而精的核心技术机构。
  父亲的成长始终没有离开党组织的关心和培养。1957年父亲被选拔进贵州省业余高等工业学校学习,凭着他的聪慧和刻苦,只读了两年私塾的他,在自学为主,业余讲授为辅的情况下,完成了高等数学、物理学、动力学等学科的系统学习,成为专家学者肯定的大学生。
  1978年我国国门打开,父亲又自学英语,当1989年父亲赴美考察时,他用熟练的汽车专业技术英语与美方进行考察交流。回国后不久,与团队完成了我省在贵州汽车配件厂建立小汽车生产凸轮轴生产线的工作。
  现在,我们把父亲的荣誉证书和奖状以及奖章等捐给了贵州省博物馆,贵州省博物馆给父亲生前的这些荣誉一个非常好的归宿,让后人可以借此看到新中国第一代产业工人走过的足迹。回望历史,我们通过父亲看到了老一辈工人阶级在发奋图强,为改变祖国一穷二白,积贫积弱的现状上,刻苦钻研、努力学习、一手一手、一点一滴,通过坚毅的拼搏和我们今天无法体会到的辛勤劳动,为新中国工业的发展,从无到有进行着积累和创新。试想如果没有这样的“工匠精神”,没有这些老一辈的抗争和努力,哪来今天中国的强大?在他们身上寄托着那一代人的强国梦,正是这些普通劳动者不懈的努力,延续着中国文化传承,使中国文化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从未间断过的历史文明。